<samp id="nhxby"></samp>

<td id="nhxby"><option id="nhxby"></option></td>
<pre id="nhxby"><del id="nhxby"><xmp id="nhxby"></xmp></del></pre>
    <output id="nhxby"></output><table id="nhxby"><strike id="nhxby"></strike></table>
  1. 欧洲熟妇色XXXXⅩ欧美老妇
    <samp id="nhxby"></samp>

    <td id="nhxby"><option id="nhxby"></option></td>
    <pre id="nhxby"><del id="nhxby"><xmp id="nhxby"></xmp></del></pre>
      <output id="nhxby"></output><table id="nhxby"><strike id="nhxby"></strike></table>
    1. 制止餐飲浪費,我們能做什么?

      2020年11月12日 17:40   來源:

        聯合國糧農組織指出,全球每年浪費糧食16億噸,每年約有900萬人死于饑餓,疫情可能導致全球饑餓人數在2020年大幅增加,世界瀕臨至少50年來最嚴重糧食危機。珍惜糧食、反對浪費是一種美德,也是尊重勞動者的體現,更是我們每個公民應盡的義務。

        不忘昔日飽腹難,珍惜今日盤中餐。

        在我兒時的記憶中,最渴望的就是能吃上大米飯,而不僅僅是在除夕年夜飯的時候;或者是能吃上白面饃饃,而不僅僅是在家里來了稀客的時候。

        那時候孩子們的零食也比較簡單粗陋,我印象最深刻的有三樣:面包、姜粉和黑糖。面包是那種1毛多錢1個的黑面包,好遠就能聞到那種發酵的香味。姜粉也就3~5分錢1包,既有姜的辣味也有糖的甜味。至于黑糖,1分錢就能買1塊,1毛錢剛好可以買10塊,聽說是食品廠做糖的時候把糖熬糊了,所以就只能把糖稀做成黑糖了,要不然也不會這么便宜,也不知是真是假?但就是這樣也不是能經常吃到的。

        那陣子,家鄉一棟樓房也沒有,我們也根本不知道這個世界上還有樓房。就算團部也是用土塊和葦巴子蓋的,只不過比我們小家戶住的土塊房子蓋得要稍許高大氣派一些而已。我家就住在團部后面,在團部和我家房背后之間有一個露天電影院,在露天電影院的沙包空地上稀稀拉拉長著幾叢芨芨草。

        還記得,風和日麗的春天,我和小伙伴總喜歡圍坐在芨芨草前“加餐”,“加餐”就是將鮮嫩的芨芨草從根部輕輕拔起,如果勁使大了就會斷。在它的葉子和根部之間有一截白嫩甘爽的莖稈,嚼在嘴里就像甘蔗,是我們這幫熊孩子最喜歡的零嘴。

        正在這時,一個與我同齡的小伙伴興沖沖跑來,小心翼翼地從口袋里掏出幾顆帶金紙的水果糖,這些穿著各色漂亮衣服的糖塊,在陽光的照耀下晶瑩剔透,發出耀眼的光芒。那場景可想而知,我們一哄而上,每人搶了一塊,急忙塞進嘴里。還七嘴八舌嚷嚷著:“這個糖真好吃哎,比黑糖還甜,還有水果的味道,太好吃了!”那個同齡的小伙伴得意洋洋地告訴我們:“這是我爸爸回老家在上海買回來的糖?!?/p>

        那會兒,我們還有一件樂此不疲的事情是翻山越嶺去3場2連拔沙棗。通常我們會一大早就出發,臨近中午的時候就能趕到目的地。這樣拔完沙棗就能在太陽落山之前回到家。

        在一個秋高氣爽的正午,我與小伙伴一路追逐一路玩耍,眼看就要到了,但卻被一條新挖的渠道攔住了去路。沙棗樹近在咫尺,可望而不可及,怎么辦呢?

        正當我猶豫不決的時候,有幾個稍微年長、個高膽大的小伙伴紛紛縱身飛躍而過,有兩個小伙伴險些掉進了水里,雖然鞋子打濕了,但總算連滾帶爬到了對面。我有幾次鼓足勇氣助跑到了渠道邊但還是沒敢跳,只得望而卻步。最后,我繞到一處較窄的地方終于一個箭步跨了過去。

        一路上踏著軟軟的衰草,一會兒走田埂,一會兒走溝畔。白露過后,漸涼的氣溫消解了大地的綠色,夾雜其間的紅柳、駱駝刺也是紅花委地,葉落枝殘,充足的陽光如流水一般傾瀉在五彩繽紛的枝椏與葉面之間,留下稀疏的斑駁的倩影。偶爾幾聲啁啾的鳥鳴更是增添了幽暗、寂靜與神秘的氣息,我獨自一人徜徉在偌大的沙棗密林中……

        這是一片較少人涉足的領域,因為不走尋常路,就在這片沙棗林,就在我心生恐懼的時候,我意外發現了一棵奇特的沙棗樹,說它奇特是因為這棵沙棗樹不僅長得高大挺拔、茂密蔥郁,而且果實肉質肥厚,棗核還小,就像紅棗一般大,這是我生平見過的最大的沙棗。

        我喜出望外,不啻麥哲倫發現了新大陸一般,在密林深處我興奮地扯開嗓子大聲呼喊:“哎!哎!這里有大沙棗,快來??!”清脆嘹亮的聲音穿透層層疊疊的林海,經久回蕩。小伙伴們聞訊飛奔過來,爭先搶食那又大又甜又綿的沙棗,于是,嬉戲聲、歡笑聲一浪高過一浪……

        后來,我們再去沙棗林時,再也沒有找到那棵沙棗樹了?;蛟S已經找到了,只是沙棗被人搶先采摘走了。仿佛它只是我們懵懂童年的一個夢,一棵只出現在我們夢境中的沙棗樹,就像陶淵明筆下的“世外桃源”一樣再也找不到了,一去而不復返!

        在祖國的西北邊陲,經歷了那個物資匱乏的年代,使我們從小就懂得食物的香甜美味與來之不易。多年以后,隨著時間的推移,我才慢慢明白了那棵沙棗樹以及沙棗樹上的沙棗,它不是用來吃的,而是需要用一生來惦記和追憶的!

        如今,無論我們的家底兒再殷實,可節約糧食這個主題永遠不過時。

        丹心寸意,皆為有情;憶苦思甜,感慨系之:

        歷覽前賢國與家,興自儉,衰于靡。一粥一飯,汗滴禾下土。莫貪醲肥饕餮宴,餐適度,飲節制,則常足。

        踐行光盤新風尚,嫑浪費,倡節約。公勺公筷,健康你我他。勿讓空盤成空談,少點菜,多打包,不攀比。

        作者:阿勒泰廣播電視臺記者 代維利

      [責任編輯:劉海 ]